Forget Me Not

雍容致殇:

那晚被来自斯洛文尼亚的热情夫妇灌了三杯扎啤后道别,接着坐了最后一班11点20的火车回到了韦尔纳扎,借着酒劲装上头灯开始夜登,对于未知的黑暗产生恐惧是难免的,于是打开了手机音乐一边走一边听,月亏的夜晚,连海风吹来都带着披头士的味道。 - 午夜韦尔纳扎